轉載自一九八四年七月三日星島日報
題目: 戲劇藝術 林家聲 我如何演「三氣周瑜」(一)


 
「三氣周瑜」一劇,最初是我在一九七六年為麗的電視負責的「林家聲粵劇特輯」, 在螢光幕上出現,由李少芸編撰。同年在深水麛{巳拆卸之新舞台戲院作文武雙戲制 與觀眾正式見面。稍後,市政局負責人認為有特式及代表性,邀我在第一屆亞洲藝術節 再演此劇;頌新聲在八零年上廣州中山紀念堂演出時再有選演戲,此香港方面, 觀眾自 八零年十一月新光一別後,又是五年了!


 
當年選這題材,目的為了在藝術再進一步。如何去將這個家傳戶曉的歷史人物重現舞台 上亦是學問,對自己更是一大考驗,唯有學而後知之。周瑜,字公謹,廿四歲巳為東吳大將, 後拜為八十一郡大都督,才智過人,熟讀兵書,精通戰略,擅水戰,是東吳舉足輕重之第二號 人物。群英會將計就計利用蔣幹盜書使曹操錯殺峟水軍猛將,再打黃蓋,計行苦肉,又與 孔明不約而同,主張火燒連環船,一計接一計,計中有計,充份顯露周瑜的謀略絕不低於孔 明,故有「一時瑜亮」的講法。由於少年得志,性格自然是自信,自負和高傲而欠修養; 不過,雖是戎馬空,他珙O個精嫻音律的風雅之士,世人說顧曲周郎,皆因「曲有誤,周郎顧」 ─ 溫文爾雅,俊逸瀟灑的周公謹,自有美人相配,「艷曲醉周郎」就是他與小喬的風流韻事。 據傳周瑜死後,小喬自盡靈前,足見夫婦峇H情深似海。


 
蘇東坡之赤壁懷古:「…三國周郎赤壁…遙想公謹當年,小喬初嫁了一雄姿英發, 羽扇綸巾, 談笑間,檣櫓灰飛煙滅。…」不但將赤壁鼎足之勞盡歸周氏,還將周郎那股胸有成竹,從容 不迫的神采活靈活現。


 
但拜歷代的小說家,編劇家的重漢輕吳的正統思想作崇,忠奸立{觀點各異,甚至為求達到 戲劇性的矛盾,故而出現與史實不盡相同的處理方法,於是什麼「敗走蘆花蕩」,「孔明未 卜先知」等一段又一段的虛構情便膾炙人口,好一個雍容風雅的儒將也就變得不容物, 量狹隘之輩,最後長嘆一聲:「既生瑜,何生亮?」活活被氣死!


 
其實正史上的周瑜,心胸豁達,氣量廣大;當時老將程普以年長數歲凌侮之,瑜以大局為重, 終不計較:是以程普十分敬服,逢人便道「與公謹交,若飲醇醪,不覺自醉」。可見周瑜施 以大事為重,不拘小節。可惜天妒英才,終年卅六,令人惋嘆.


 

 
更新日期: 2004年9月25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