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載自一九八四年七月三日星島日報
題目: 戲劇藝術 林家聲 我如何演「三氣周瑜」(四)


 
京劇本的唱詞是「口吐鮮血冒紅光」,我的則為「腥紅點點口中藏」。 所以周瑜欲吐還茹,更怕在陣前被敵軍所見所笑,這種心態是可以理解的! 喘息過後的周公瑾再上馬,起左單鈰菕u古老七字清中板」。 (這段士工線的梆子,與京二六的士工線西皮都是一板一眼,定絃一樣, 韻味相同,正好是京粵溶匯並用的好例子。)


 
周瑜唱時由慢到快,單鄐炊滮欞L轉身也由慢到快,最後變為連吊片腿, 一個反身勒馬,三個起落一字馬,反云手跪步表示馬失前蹄跪倒掙扎, 再直落一字馬,以示馬兒起老虎跳後失前蹄俯伏在地。周瑜安撫坐騎, 抽起馬頭,表情緊張,頭手震動,一步一步將馬拉起。這些都要各方面配合 才生效果。


 
接虒I上「奉過軍師之命等候周郎」的張翼德,再作疲兵之戰,除了有 「三碰頭,震裂虎口」及張以尾指羞之的粵劇傳統演法外,還有其他連串 的身段做手。最後吐血,部將沖上抬起入{。全折的動作難度當高! 最尾一折「寫表、歸天」屬唱功戲,還需運用眼神及面部表情來表達 周瑜讀孔明來書之悻悻心情!「弟亮有書奉(來)拜奉,敬達都督(明褒) 小周公(實貶)。」周瑜的表情就要表露出:「孔明,你太欺人叻」的感覺。 我認為演戲要盡量鑽研得細緻,那麼,人物個性才能顯著,也可襯起戲劇性! 這個戲真不易演,是我的一個考驗。當年選這題材,目的亦希望在藝術上可 以推進一步。雖然在國內演出時得到同業前輩的重視,認為京粵溶合不簡單, 但已事隔多年,我當再努力改進,以求有所增益!


 

 
更新日期: 2004年9月25日